文化 (304)

做科学文化人

同性恋是不是天生的?

编者按:5月24日,台湾司法主管机构作出一项特别说明,要求主管部门在两年内修改相关规定,推动同性伴侣婚姻合法化。并且强调,如果相关规定修订逾期未完成,同性伴侣可依照现行婚姻登记规定到户政机关办理结婚登记。

这一说明再次引发争议,诸多反同团体对此反应激烈,反同人士则聚集抗议。

饱受歧视的同性恋者是生来如此吗?“没有文化”的动物中为何也有同性恋?如果同性恋由先天因素决定,那么其遗传基因传递的机制又是什么?方舟子的这篇科普文章,为你详细解读同性恋者存在的生理学基础。

2007年年初国内媒体曾经报道说,美国科学家正在从事一项改变同性恋公羊的性取向的实验,并且已经获得了巨大成功,通过改变公羊大脑中的激素水平,使同性恋公羊开始对母羊有了兴趣。这让人联想到这项技术可能会在将来被运用于人类,孕妇可以通过某种医疗手段来减少或杜绝生育出同性恋后代的可能,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反对云云。

这个报道是根据英国《星期日时报》报道的,而《星期日时报》随后发了更正。与原报道相反,该研究是试图通过改变公羊大脑中的激素水平来让异性恋公羊变成同性恋,但是没有成功。该研究只是一项基础研究,并没有想到要将它应用于人类。

编者按:5.20是国际临床试验日。1747年5月20日,詹姆斯·林德做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对照实验,标志着检验药物有效性的方法从蒙昧走向科学。请读苦丁山《林德和第一个科学的药物疗效检验》。

 

麦哲伦有个货真价实的“史上第一”记录,就是首次环球航海。这个“史上第一”的含金量,不是现在媒体和微博圈里那些“史上第一”能比的。

不过,他这个“史上第一”的代价也高得出奇。不是说它花多少时间。耗时三年固然不短。但真正惨烈的是生命的损耗:特立尼达号出发的时候有270人。三年之后完成环球旅行回到西班牙时,总共只剩下18人。除了一部分是航海过程中因为跟人打架而丧命,绝大多数船员是死于坏血病。

在国内,常见一种很让现代医学难堪的现象,从良性的功能性疾病到危及生命的恶性肿瘤都会出现——

很多病人在接受现代医学诊疗的同时,还会使用中医药治疗,当症状有所缓解或病情有所好转的时候,病人及其家属常常认为是中医药起了作用。

在国外,这样的情况还出现在某些宗教信徒,或者其他另类疗法的崇拜者身上;但在中国,与中医药相关的这类现象更加普遍。

古韵茶香,小村之恋

(作者友情提示:本文具有广告性质,对广告和软文有洁癖者就不要看了)

2012年春季,方舟子去浙江旅行,在我老家住过几天。回来后,他在微博上发了几张照片,顺便提到了当地出产的高山茶叶。不曾想,这么一件原本微不足道的小事,居然在随后几年成为某些人攻击方舟子的理由。

当时,方舟子强调过这些茶叶没打农药,有人就故意将此曲解为“方舟子在推销有机产品”。且不论“不打农药”和“有机”之间是否存在必然联系,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之前我和方舟子从未推销、贩卖过茶叶,更遑论什么“有机产品”。之所以如此,我本人缺乏商业意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当地所产茶叶数量太少,不能形成规模。我家每年采摘的茶叶寄来北京,赠送朋友还嫌不够。方舟子帮我“打出广告”后的一两年,有不少网友私信求购或讨要,但绝大多数未能如愿,乃至于最近两年几乎不再有人跟我索要茶叶了。

第 1 页,总共 76 页

科学猫头鹰以传播科学知识、探索自然世界、成就个体健康为追求,汇集各领域顶级科学家,围绕大健康领域出品全系列产品。科学猫头鹰旗下拥有专家问答平台、猫头鹰探索学院、科学猫头鹰咖啡厅、科学探险旅游公司、图书公司、以及众多专家学者的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