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315)

做科学文化人

也许,中国真的不需要方舟子

我们中的多数人,已经适应并认同了目前这个不公平、不公正、不公开的环境;并且,这个环境的相当一部分受害者,都在企图利用这个环境而转变成为受益者(同时也是施害者),他们并不期望打破这个可以浑水摸鱼的环境。

8月14日,最早捧起韩春雨的《知识分子》发出了一篇针对韩春雨及河北科技大学的檄文《“学术评议”韩春雨,我们能“静候”结果吗》。

诚如一些网友所评,这篇文章很“给力”,它至少重复了方舟子之前对于韩春雨的部分揭露性工作。不过我想,假如《知识分子》在文章前面加一按语,坦陈自己最初放出韩春雨这只妖怪的初衷、以及此举给中国学术界和社会带来的伤害并致以歉意,那么这期报道将会更“给力”——那样的话,我还会对这份媒体保留一丝敬意,并原谅其致歉来得太晚。

撤下论文本来是极为丢脸的丑事,但是这些人就有把坏事变好事、把丧事当喜事办的超能力,仿佛怕人们不知道中国学术界已经烂到了何等程度。

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在去年五月发表了一篇关于基因编辑新技术的论文,轰动了中国,震惊了世界,但是全世界的实验室除了上海神经所仇子龙实验室没人能够重复出他的结果。在遭到一年多的质疑之后,发表这篇论文的《自然·生物技术》杂志现在宣布撤稿了。国内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时,都重点突出是韩春雨主动要求撤稿,有的媒体甚至称赞他主动撤稿很有勇气很严谨很有科学态度,好像韩春雨的形象反而因为撤稿变得更加高大了。

这一年多以来,韩春雨一直在狡辩、撒谎、威胁揭露者,从来就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高大上呢?韩春雨在撤稿声明里并没有承认自己有错误,而是说要继续研究别人不能重复的原因,提供一个优化方案。也就是说,他仍然认为自己的论文是成立的,别人重复不出来是因为实验方法还没有优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更明显地声称他的方法是有效的,还会继续发表论文。他撤稿是迫不得已的:《自然·生物技术》在社论中说得很清楚,撤稿的原因是韩春雨提交的新数据不能反驳别人的质疑,也就是说他的论文是不成立的,只能撤下。根据程序,论文作者可以先自己提出撤稿,否则就要由杂志强行撤稿。所以韩春雨是很不情愿地被迫撤稿,他如果不撤稿也会被杂志撤稿。

我的中医观

多次网友们问及我对中医的看法,想了一下,大概如此:

1. 医学的任何一个新发现、新技术,无论在世界的哪个地方,当今,都迅速普及应用了。那么,最后,医学也就会汇合成一个最佳的世界性的当代医学(现代医学)。现代医学(生物学的一个分支),应该是世界各民族智慧的共同结晶,同时,世界各民族人民能共享现代医学的带给人类健康的最大成效。 现代医学无国界,无人界,无族界,无地界。(古典传统医学有地域、民族、文化等隔离和差异,但到了现代医学,应该无国界。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人是一个小村子里的老乡)

同性恋不是不正常的性关系

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取向,不管是异性恋、同性恋,还是双性恋,或者什么都不恋,都是正常的,都是他或她的权利,他人无权干涉,也不应该歧视。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以此指导各网络视听节目机构开展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工作,规定了网络视听节目中含有某些方面的内容或情节的,应予以剪截、删除后才播出,其中有一条是:“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性行为,如乱伦、同性恋、性变态、性侵犯、性虐待及性暴力等”,也就是说,制定该标准的人把同性恋当成了非正常的性关系。

第 1 页,总共 79 页

科学猫头鹰以传播科学知识、探索自然世界、成就个体健康为追求,汇集各领域顶级科学家,围绕大健康领域出品全系列产品。科学猫头鹰旗下拥有专家问答平台、猫头鹰探索学院、科学猫头鹰咖啡厅、科学探险旅游公司、图书公司、以及众多专家学者的自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