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138)

做科学文化人

6月4日,《南方都市报》一篇文章《对话肖传国》在网络上再次掀起有关所谓“肖氏反射弧”的热议。此前,该报以《肖传国高调复出》为题对同一话题做了报道;更早之前,天涯社区、《广州日报》、成都电视台及深圳卫视等媒体均推出具有明显倾向性的专题报道,企图为肖传国洗白。

关于疟疾,友谊医院纪大夫在百度百科上说的很详细,有兴趣的可以看看。疟疾在我国历史上是很盛行的,疟疾爆发时有的地方发病率高达80%多,解放后随着卫生条件和医疗条件的改善,疟疾慢慢在一些地方绝迹,比如湖南曾经也是疟疾的高发区,但二十多年来也没再发现过疟疾,有的也是输入性的,比如从非洲打工回来的劳务人员,但在一些偏远地区,比如云南、海南等地方还有疟疾存在,现在世界上疟疾广泛流行地主要是非洲地区和东南亚。

笔者曾于去年八月去非洲,感染过一次疟疾,住院期间一位病友去东南亚考察回国后也感染了疟疾。我毎天从下午开始发烧,迅速烧到40度,苦不堪言,病友就比我舒服多了,两天才烧一次,这是因为我们得的疟疾种类不同,我得的是恶性疟,他得的是间日疟。疟疾分四种:间日疟,三日疟,卵形疟,恶性疟。东南亚、我国疟疾主要是以间日疟,三日疟,卵形疟为主,非洲很多地方以恶性疟为主,同时很多人患疟疾经常患混和疟,两种疟同时患。因为这几种疟疾都是靠一种叫按蚊的蚊子来传播的,按蚊吸血的时候就把疟原虫的孢子传到了人的血中。不是所有的按蚊都能传播疟疾的,并且要有一定的群体量,这解答了我以前一个困惑:为什么在湖南还有蚊子,也应该有按蚊,为什么二十多年没有爆发疟疾了。

关于砒霜治癌

亚砷酸(主要成分三氧化二砷),1999年被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为二类新药并于当年10月正式获准生产和销售;不久,亚砷酸在美国也通过了I、II、III期临床试验,于2000年9月经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特批正式上市;欧洲药品管理机构也于2001年批准上市亚砷酸注射液。

70年代初,黑龙江大庆有一个民间老中医,专治淋巴结核和癌症,哈医大附一院中医科主任张亭栋带了几个人去考察,发现这位老中医能治很多癌症,使用的方子是:砒霜、轻粉(氯化亚汞)和蟾酥,很多病人都自诉症状有所好转。张亭栋将这个方子命名为“713”(因为这个研究从71年3月开始),后来在课题组西药师韩太云的帮助下,制成了注射液,用于治疗癌症,发现虽然有一定程度的疗效,但副作用太大,后来张大夫又把三味药拆开,分别使用,发现真正起作用的实际上是砒霜,轻粉能造成蛋白尿,伤肾;含蟾酥的药会导致血压迅速升高,头疼、头昏。后来专门弄了一个正式的“癌灵一号注射液”,这个注射液比后来正式报批的药多了轻粉。张大夫也因此得了葛兰史克(GSK)中国研发中心生命科学杰出成就奖。

1)关于中药的配伍:现在很多中医大夫都很推崇张仲景的药方,为什么?因为张仲景很少有大方子,一般都是几味药,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药方越小,可能引起的毒性越小,但即使再小,也有几味药,我们古人是怎么知道哪样药应该几钱,哪样药应该少许的?中医大夫会说那是一千多年的经验,好,我信。那这些经验是怎么形成的,从形成后就不需要再发展了吗?从张仲景到李刘坤,这么多年都去干什么去了?从砒霜治癌的研究看,这种古方其实是靠不住的,最后现在科学证明中药的方子里轻粉、蟾酥都是没有用的,中药的砒霜是过量的,其实还有好多以雄黄为主的砷剂方子都被证明副作用太大,而没有价值,这就说明,古人可能有经验,但他所谓的配伍和剂量都是扯谈的,都是经不起推敲的。我们再回到青蒿治疟,也是扯谈,无论你用青蒿还是臭蒿,有水煎都是治不好疟疾的。那疟疾有时发病率还很高,为什么我们古人得以幸存,在非洲很多黑人病了没有药吃,休息几天就好了,很多黑人出生后会产生抗体,我们的古人跟现在的黑人是一样的,有很多人因为疟疾死了,有很多人获得了免疫,有很多人终生帯病原体,他们能生存下来,跟青蒿无关。

第 4 页,总共 35 页

“科学猫头鹰”汇聚国内外医学健康领域的权威人士,打造平台、去伪存真,为公众提供便捷而准确的健康信息和知识,同时致力于科学精神的传播和普及。“猫头鹰科技”集实业、媒体及出版物的经营于一体,为公众的健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