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138)

做科学文化人

麝牛,你为什么不跑

麝牛是一种生活在加拿大北部、格陵兰和美国阿拉斯加的大型极地动物。雄麝 牛在发情时会散发出一种类似麝香的香味,故名。实际上它们没有麝香腺,香味是从眼眶中的腺体发出的。它们虽然长得像美洲野牛,实际上也不是“牛”,亲缘关系更接近羊。它们的身体极好地适应了极地的生活。麝牛的绒毛是保暖性能最好的 一种自然纤维,比相同重量的羊毛暖和7倍。 

坐地遥想五万年

1994年,法国人让·马克·菲利浦发起了一项名为KEO的浪漫计划,向太空发射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携带几张光盘,刻录当今地球上60万人的留言,各民族面孔图像,以及介绍我们所掌握的科学知识、动植物品种、各地音乐、艺术作品等。该卫星在太空运行5万年后再返回地球,供未来的人类考古。这个计划后来得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欧洲议会的支持。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或普通邮件,用母语给未来的人类留下相当于4页纸篇幅的留言,征集工作到今年年底截止。预计这颗名为“未来考古鸟”的卫星将在2006年发射。

“号脉验孕”考验中医底线

电视连续剧《神医喜来乐》中有这么一个小片段:主人公喜来乐让男扮女装的弟子德福去挑战一个冒牌“喜郎中”,结果,在德福的一再误导下,冒牌“喜郎中”经过一番“望闻问切”,将身为大老爷们的德福诊断为孕妇。

现实中的故事比电视剧可精彩多了。许多年前,南京有一个“神医”,号称单凭切脉即可验出孕妇所怀胎儿性别,命中率是百分之百。在重男轻女、B超给出的胎儿性别结果又不允许透露的时代,这样的“神医”有着不错的生意——当然,他只能是“地下营业”。该“神医”是接受检验的:他会在一个本子上记录孕妇的名字、前来“就诊”的时间、以及验孕结果以备查证。

轻视科学是“单轨民主”

编者按:这是新闻工作者方玄昌在去年无神论沙龙的即兴演讲,讨论科普与新闻学的关系,以及从新闻学角度解释当前科学传播遭遇阻力的深层次原因。“健康中国人网”该如何从传播学方面寻找突破?又回到太蔟的建议:“利用文学艺术手段扩大科普受众,将科普做成有规模、专业化的公益事业。

科学传播界有一个大家都不愿接受、但却客观存在的规律性事实:纯粹的科普文章没有太大的市场。这一规律不仅在中国成立,在欧美发达国家也一样成立。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有较大影响力的科普读物数量少得可怜,国内科学爱好者熟悉的无非是《科学美国人》、《发现》、《新科学家》等少数几种。

第 2 页,总共 35 页

“科学猫头鹰”汇聚国内外医学健康领域的权威人士,打造平台、去伪存真,为公众提供便捷而准确的健康信息和知识,同时致力于科学精神的传播和普及。“猫头鹰科技”集实业、媒体及出版物的经营于一体,为公众的健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