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228)

做科学文化人

为什么夜空是黑暗的?

奥伯斯(Heinrich Wilhelm Matthias Olbers,1758~1840)出生于德国不来梅附近的一个小村庄,19岁那年到哥廷根学医。哥廷根大学的一个特色是学生享有学习的自由,学医的奥伯斯在那里也能跟着有“德国数学之师”之称的数学教授、天文台台长凯斯特纳(Abraham Gotthelf Kaestner,1719 — 1800)学数学和天文学。毕业后,奥伯斯回到不来梅当医生,但他的真正兴趣是天文学。他白天行医,晚上则在改造成天文台的自家顶楼进行天文观测,天天如此,每天睡觉时间不超过4个小时。

达尔文的美丽错误

批评达尔文犯了如此这般的错误,以显得自己比达尔文高明,这在现在几乎成了时髦。这类批评大都基于对达尔文进化论的一知半解或有意歪曲,有的甚至连达尔文的代表作都未必通读过就信口开河,只不过暴露了批评者本人的低劣,不足挂齿。用现在的科学知识来衡量,写于一百多年前的达尔文著作虽然总体上仍然是正确的,但是在细节上不可避免地充满了事实和理论错误。我们没有必要对之津津乐道。

向日葵究竟向不向日

法学教授刘大生曾寄给我几篇文章,有的是法学文章,也有的是杂文。其中有一组他写于1998年的文章《关于向日葵的陈述及对话》,大意是说经过他自己专门的观察,发现向日葵并不像一般人认为的那样其花盘随着太阳转动;从逻辑上看向日葵不可能转动,“那么粗硬的东西,怎么好随意转动呢?”;所有的工具书只说向日葵转而不说它如何转,说明编撰者们在这个问题上是“囊中羞涩”,“肚里无货”,根本说不出来。但是所有的工具书和教科书都说向日葵是向日的,欺骗了全世界60亿人。他写了一篇《向日葵如何向日?》的文章揭穿这个大骗局,投了几家报刊,都未被接受,只好拿到网上发表,也没有引起反响。他觉得很悲哀,“为了反愚昧、反欺骗、反荒唐”,想在网上再次发表,呼吁“向日葵仅仅向东,向日葵并不向日。中小学教师们,文学家们,科普作家们,工具书的编撰者们,请您们慎重,不要再愚弄全人类了。”

性与死的统一

2000年,美国出了一本名为《性与死:生物学哲学导论》的高级教科书。这本 书介绍、讨论的都是关于“进化”“基因”这些很专业化的生物学哲学问题,与性和死都没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用了这么个题目呢?作者解释说“因为这个题目很有 趣”“生物界是奇妙和古怪的,至少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还要古怪”。其实作者完全 可以更明白地说:因为性和死是生物界的永恒主题,就像爱和死是文学作品的永恒主题一样。 

第 3 页,总共 57 页

“科学猫头鹰”汇聚国内外医学健康领域的权威人士,打造平台、去伪存真,为公众提供便捷而准确的健康信息和知识,同时致力于科学精神的传播和普及。“猫头鹰科技”集实业、媒体及出版物的经营于一体,为公众的健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