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吃,你就真的成了猪
推荐

10 一月 2017
作者  赛虎

最近看到这样一条微博:

“其实吃对食物,吃新鲜天然的食物,真的不容易发胖。我们的身体是聪明的,它只要发挥正常的饱饿感知功能,三餐吃够就会自然停下,也不会过于想念零食,无需斤斤计较每天吃多少卡路里。只有在我们总吃那些不新鲜、不天然、营养太差的食物时,或者饥饿节食之后,多吃才容易发胖,食欲才难以管控。”

从这个说法来看,好像我们听从自己身体的意愿来吃喝就行,似乎回归现代农业以及现代食品加工业之前的原始状态就最好最健康。甫一看到这句话,不禁脑补了一幅农耕牧渔的田园画面,不对,应该是更早的“弯腰揪野菜、上树采野果、投石箭狂追猪羊、竭浅泽乱摸鱼虾”的美景。

我们的身体当然知冷知热知饥饱,但是,几百万年进化中的自然选择让我们和其他动物一样,对如何满足食欲有了自己的喜好,即不可避免地偏爱高脂高糖之类能极快补充能量的食物。这对于采摘渔猎时代早期人类的生存是至关重要的,这才是我们的身体进化出来的“正常”功能。

有了现代科技支持下的农牧渔业,我们的食物才变得前所未有的数量庞大、品种繁多而且美味可口。这个繁荣不过是近百年甚至仅仅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事情。我们基因里对高脂高糖食物自然而然的偏爱,仍然顽固地驱使我们去追求这样的口味和饱足感。

有人也许就会问了,既然偏爱高脂高糖是进化的结果,现在看来这种偏爱不仅不健康,反而有害,那么自然的进化过程怎么不让我们进化出不喜爱高脂高糖的习惯呢?这种乐观的说法很萌、很带喜感,但是基于进化论的实话是残酷的。首先,进化是没有方向的,不是由谁来设计或者说你计划一个什么样的进化目标,自然就乖乖听你摆布的;其次,进化的过程由自然来选择,选择的是生存而不是选择更健康;再有,进化的过程是极其漫长的,动辄以几万、几十万、几百万年来量度。所以,对于我们偏爱高脂高糖这个现在看来是毛病的基因,长时间的自然选择结果是剔除这些基因,还是进化出一种厌恶高脂高糖的基因,甚至是进化出一种高效利用高脂高糖的基因,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不过也不必悲观,有一个好消息是,我们不仅进化出现在这样的身体面貌,更重要的是我们进化出了无敌的脑子。人类不断探索、发现、总结、分析,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科学知识库,现代医学在科学的指导下更是一直在对抗原始的自然选择,所以我们才能生活得更好、更长寿。

那么,你是不管脑满肠肥,听任自己身体的饱足信号开吃或停嘴,还是根据现有的科学知识让自己在当下活得质量更高呢?这才真的是你自己能做的决定,科学只不过告诉你都有哪些选择而已。

赛虎,猫头鹰作者,博士,美国医学院助理教授,美国国立卫生院 National Institute of Arthritis and Musculoskeletal and Skin Diseases 资助项目PI,专长于人体运动和神经肌肉控制的研究与教学。

编辑:孙滔;审校:夏健

登录发表评论

“科学猫头鹰”汇聚国内外医学健康领域的权威人士,打造平台、去伪存真,为公众提供便捷而准确的健康信息和知识,同时致力于科学精神的传播和普及。“猫头鹰科技”集实业、媒体及出版物的经营于一体,为公众的健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