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自选集

《方舟子自选集》精选了著名学者、科普作家方舟子...

¥ 65.00
丛书:
装帧:
页数:
出版时间:
副标题:
核心数:
出版社:
作者:
ISBN:

【科学】
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
科学是美丽的
告诉我为什么
什么是科学精神?
科学研究是这么做的
赛先生从西方来
科学与自由的交融
科学与宗教能够调和吗?
科学不该宽容
对迷信的本能欲求
半穹顶的不同故事
复活节岛的悲剧
眼见未必为实
直觉是靠不住的
假设与求证
相关与因果
预测假象与骗局
别忘了设对照
没有设计者的世界
何必为进化绝望
宇宙与生命的沉思
天生并不都是基因决定的
像沙堆一样崩塌
世界是如此的小
你要当鸽派还是鹰派?
好人和骗子的博弈
为什么说星相是迷信?
血型的科学与迷信
人性:多少基因多少环境
为什么死后没有灵魂?
世界末日什么时候会来?
“穿越”时空为什么不可能
【生命】
矮象和硕鼠
没有统治者的和谐社会
蟑螂的民主决策
壮起鼠胆,让猫吃掉
原始森林的奇观
外来物种悲喜剧
萤火虫的战争
小资、强盗、小偷与骗子
达尔文的眼睛
达尔文的兰花
为什么南极没有熊?
大象为什么不长毛?
长颈鹿的脖子为什么那么长?
不可能的怪物
不可能的小人国
猿:人性,太人性了
舞虻的结婚礼物
翅膀上的眼睛
莫诺湖畔的苍蝇
与蛆共生
金合欢的关系网
一种奇妙蝴蝶的重生
植物中的神秘数字
性与死的统一
生与老的交融
【健康】
当你遭遇袭击
快乐就在大脑中
一肚子的气
一嘴巴细菌
我们为什么想要吃饭?
人,小生命的栖居
从慈禧太后的养颜术说起
物以稀为奇
当眼保健操成为传统
为什么坐月子是陋习?
“感冒”并非“伤风”
中国人爱“打点滴”
形形色色的“保胎”
“预防新生儿溶血”的医疗骗局
就这样被慢慢毒死
一大类可怕的草药
“上火”、病毒与中毒
偏方是怎么来的
“神医”华佗的手术神话
青蒿素和中药有多大的关系?
科学不是神话
追求健康最不应该“另类”
假如你要生产假药
怎样成为一代“神医”
如何成为一名“养生大师”
为什么“神医”大都是“中医”?
为什么说中医不是科学?
【科学史】
阿基米德的镜子
伽利略有没有做比萨斜塔实验?
让我们接近星星
光的真理
放血疗法的兴衰
“龙骨”的由来
达尔文的子女
达尔文人生的转折点
达尔文的姻缘
假如没有达尔文
科学史上最孤独的天才
凯库勒的梦中发现之谜
艾弗里为何没得诺贝尔奖
爱因斯坦信不信上帝?
克里克:改行改出科学奇迹
从“绝不退却”到“百家争鸣”
基因与人种:人类的同一性与多样性
【历史】
功到雄奇即罪名
博物馆中的古墓
人生舞台上的海瑞
张居正二三事
严嵩的末日
黄道周之死
“金学”史辨
浪子李白与情圣杜甫
从秦始皇生父之谜说起
从“徐达吃蒸鹅而死”说起
假做真时——美国皇帝诺顿一世传奇
美国西部酒馆法官传奇
古怪的家谱
都灵裹尸布疑案
【诗歌】
最后的预言
再读鲁迅
河岸
绿房子
深夜无人的街道
时刻
无形的手
初春的声音
湖边之火
末日的童话
雪夜闭门读陶庵
琴三章
默祷
如果
守夜人
雪中之旅
蝴蝶爱人
如是我闻
温柔的部分
复活
漂亮宝宝
浪淘沙
浣溪沙
鹧鸪天(之一)
鹧鸪天(之二)
临江仙
【散文】
我的经典
我的“偶像”
我的理想
是音乐之中无声的力量
那一夜的星空
等待
偶然的知音
墙外的独白
共度千年时光
欲将沉醉换悲凉
杜诗解读二首
文学大师的断想
一无所有的执着
美梦成真听贝九
公安局长与父亲
中元祭祖
阿姆
白马已逝诗魂在
出师未捷身先死
八月始见荔枝来
在美国看电影
下棋梦
没有围墙的大学
衣服随意
暴风中的宁静
【杂文】
关于爱国的“天答”
袁崇焕之墓和民族之气
从鲁迅弃医从文想到的
李敖对鲁迅的“营营”
不动声色的变迁
以“保护文化多样性”的名义
东方文化靠什么统治世界?
郭沫若抄袭钱穆了吗?
余英时篡改引文诬陷郭沫若的铁证
“兄弟在耶鲁的时候”
谁和你玩了?
真正的垃圾文章
人文学者也要有“文化”
有一种心理叫仇名
我的“迷茫”:科学为何在中国没有市场
“赛先生”遭遇无厘头煽情
当教师要有教师的样子
我的“成功”标准
身在中美之间

评论列表(0)条评论

“科学猫头鹰”汇聚国内外医学健康领域的权威人士,打造平台、去伪存真,为公众提供便捷而准确的健康信息和知识,同时致力于科学精神的传播和普及。“猫头鹰科技”集实业、媒体及出版物的经营于一体,为公众的健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