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寒是个么东东?

在我学医的时候,还没有这么个东西。最近几年,“宫寒”似乎成了中毉的标配。按照百度百科上的解释,“宫寒”是“子宫寒冷”的简称。但在中医学的经典文献和现代的中毉教科书、中毉妇科专著中,都没有这么个概念。尽管“宫寒”已经深入中毉爱好者的骨髓,但无论是传统中毉还是现代中毉都没有介绍过这个问题。如果现代医学把宫寒批判得体无完肤时,中毉爱好者只需要一个“伪中毉”就可以轻轻松松的与这个东西彻底切割。

产后何来“风”与“凉”?

孕期和产后手关节痛的问题,传统中医认为是产妇没有坐好月子,洗了冷水、吃了冰冷食物,或者受了风寒所致,所以产后孕妇要禁止接触冷水,不能洗头洗澡、不能开窗透气,还有大热天因穿着过多,在闷热的屋子里“坐月子”导致热射病(中暑)甚至失去生命者。尽管现代医学对坐月子已经做了彻底的否定,但坐月子及其风俗在华人孕产妇中还有很大的市场,对坐不好月子会如何影响一生的各种传说,至今影响着广大的妇女的生活习惯甚至很多高学历者也对坐月子趋之若鹜。对于传播最广的产后关节疼痛这个所谓“风”“凉”所致的传言,我国现代医学妇产科学界一直没有过正面回应,所有的《妇产科学》教科书都没有描述过这类疾病或症状,连一句提及的话都没有。最近查阅了文献,发现这个问题在国外早有描述,虽然分属两个不同的疾病,但有必要在这里一起叙述。

告别中医 百年大业

中国人总有一天会摆脱对中医中药的依赖,对传统医学回归理性认识。只是不知道这一天需要等待多久,或许就等到明天,也或许等在一百年以后。

在1874年,一百多年以前,日本明治政府就已经立法废除了汉方医(即“中医”),中医在日本成为非法,1895年国会再次否决汉方医恢复企图。在这一点上,中国人落后邻居实在太多。如今日本也有“汉方医生”,不过他们必须进修考取现代医学行医执照之后,才能行医,其早已不是真正的“中医”。日本的汉方药在现代科技的基础上研发生产,毒副作用标注详细,对其并没有神话和吹捧的风气。

肾虚与补肾

“肾虚”和“补肾”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词汇。所谓“补肾”,并不只是壮年男性才需要的。多数老年人、中年人、青少年要注意“补肾”。广大男性需要“补肾”,广大女性也需要“补肾”。那么,中医是如何解释肾的?肾虚到底是什么?补肾之物有何特点?本文将一一为您解答。

如今中医理论中的肾的实体和位置,和现代医学(大家俗称的“西医”)的说法基本一致,但是中医和现代医学对肾功能的认识却大相径庭,可谓“同一个世界,不同的腰子”。

上回书(《中医拥有家电维修的最高境界》)说到,老王邀请一名老中工修理电视机,仅花99元解决问题,老王被中工文化深深震撼。可没多久那台老电视机故障又起,正好家里新购置一台液晶电视替换,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近几个月,老王钻研起了儿子的台式电脑。儿子在外求学,老伴喜好外出,电脑留在屋里不用白不用。老王上网冲浪时,查阅养生保健资料,点看《黄泉之路》《天天向二》等电视节目,倒也玩得不亦乐乎。那天不巧,电脑“罢工”了,怎么尝试都不能正常开机,老王急得一身汗。他选择拨打了中工维修热线……

我为什么反对中医

按:笔者所在的学校是现代医学院校,也曾选修过中药学、中医基础理论、中药毒理学、中医诊断学、经络腧穴学这几门课程,对中医也算有个浅薄的认识,然而这篇文章仍然是在“科学”的范畴谈论问题,对于“信仰”问题我不发表任何主观意见,这点在文中会多次强调。本文旨在于科普,部分内容引用文献资料,并不一定十分精确,但绝非空口无凭。出于对篇幅的考虑,有些医学常识或古文望自行查阅,恕不详述。另外,文章中会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段落我会特别标注,内心不够坚强的人可以选择跳过。最后,欢迎各位读者在至少全文浏览的基础上给出不同意见。

老王家的大彩电出现了故障,屏幕有许多花纹,严重影响老人正常收看“速配秀”和宫斗剧。老王想,以往找的家电修理工,都要收几十元的上门费,如故障严重还得开后盖检查,价钱不菲,传说“中国特色的家电修理工”(简称“中工”)不错,不妨找他们试试。

某大报今天刊载的时评文章《中医要有文化自信》,观点拙劣,逻辑混乱,仿佛是一篇穿越文,但对于我们长期关注中医的人来说,这早就见怪不怪了。

文章一开始就说了一个谎言。作者称澳大利亚规范管理中医师,让中医师身份“合法化”,是因为中医疗效得到了患者认可。事实恰恰相反。之前澳大利亚的中医市场十分混乱,有的华人租到门面、挂上锦旗即正式行医,治死治坏病人的事件频频发生。起初澳政府对中医认识不深,在媒体多次曝光后不得不予以重视,进行立法规范,设置了雅思考试等严格的中医师准入门槛。许多中医骗子总算是不能混下去了。

1.京且说:

中国的历史和文明是从两千多年前中国古圣先贤们的先知先觉开始的。“中医理论”的构建也是神仙般的古圣先贤们借助于内向思维,即所谓“内省顿悟”来达到对人体及其疾病的体验与感知。 所以严格地说来,“中医理论”所表达的是一种思想,而不是理论。既不是从一把把解剖刀、从大大小小的科学实验开始,也不是广大人民群众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更不是在前人实践经验的基础上逐步积累发展而来。是用一种先验的、所谓“不证自明”的“感觉”加“类比”的思想认识,对人类和自然万物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进行想当然的大一统的通盘解释。就社会历史感观而言,是神仙圣人们创造了“中医理论”,演绎了“中医历史”,可谓“神仙圣人史观”。 从《素》、《灵》、《八十一难》、《神农本草经》到《伤寒杂病论》,按时下的“自然国学家”所言,都是神仙圣人们通过个人的“内体领悟”和“对外观察”相结合的方式方法一次认识所完成的,是人类认识史上的“一次认识完成论”。就其本质而言,并非科学世界观与方法论,而是神仙圣人奉天承运的神喻圣旨。用类比、隐喻、象征、暗示、模糊、神秘的言辞来讲述人身上的道理,乃至解读整个世界。以事半功倍的侥幸心理来寻覓科学真理,把个人的思想理念当作真言咒语,用精神的妄想完全替代了对自然界的探究。自诩为“天人合一”的“东方整体观”、“东方神秘主义”,并声称由此发现了“人类的必然规律”、是“中国传统文化对人类的最伟大的贡献”云云。可见,那后来的中医大家乃至当今的“中医泰斗”、“国医大师”、中医专家、教授们,只不过是秉承和沿袭“神仙圣人史观”和“一次认识完成论”所形成的“中医理论”,将其奉若神明,作为传统,作为经典,作为圭臬,作为不可逾越的教条和权威而顶礼膜拜。在两千多年前玄虚古旧的认知层面上不断地兜圈子,往复循环,重蹈复辙,鹦哥学舌,依样画葫芦,“为往圣继绝学”而已。虽美其名为“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但其最终目的是想神化、圣化自己,企图成为神仙圣人的代言与化身,从而谋取一己之功利!

第 1 页,总共 4 页

“科学猫头鹰”汇聚国内外医学健康领域的权威人士,打造平台、去伪存真,为公众提供便捷而准确的健康信息和知识,同时致力于科学精神的传播和普及。“猫头鹰科技”集实业、媒体及出版物的经营于一体,为公众的健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