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能够抗雾霾吗?

最近网上流传着一个抗霾药方,说是北京同仁堂中医医院医生研发出来的,叫做“抗霾清肺饮”,包含金银花、金莲花、连翘、麦冬、薄荷、甘草这6种中药。文章称,药品“具有清热解毒、润肺利咽之功效,可有效缓解雾霾对肺部、呼吸道的伤害”。

中药毒副作用备览

(方舟子根据药监部门的通报、医学研究文献、专业网站的资料搜集、整理。未包括所有已知有毒副作用的中药。重点放在有肾毒性、肝毒性和致癌性的中药。另外,大部分中药的毒副作用因缺乏研究,至今不明。)

毒副作用与一般的副作用不同,是指用药后能导致器官损害、机体功能障碍,产生新的疾病,甚至导致死亡。

【含有马兜铃酸的药材】

前面我们讲到中药并不是没有毒副作用的,但由于缺乏系统的研究,很多中药的毒副作用现在还不是很清楚,不过目前对很多中药的毒副作用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其中有三类中药的毒性特别可怕,需要特别注意。

第一类是中药注射剂。

传统上的中药都是口服或外用的,传统中医不懂得注射,也就不会把中药做成注射剂。后来因为提倡中药现代化,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出现了很多中药注射剂。它们的疗效和安全性都没有经过严格的临床试验的验证,都是很成问题的。中药的成分非常复杂而且不明确,这些中药注射剂只是对中药做了简单的提取,没有经过纯化。

《重用牛蒡子治疗周围性面神经麻痹》?

一位故友给我转来一篇中医的验方,里面说的是用牵正散加大剂牛蒡子治疗“周围性面瘫”。原来他兄长最近刚患上面瘫,遍寻良方后找到此文,托兄弟来问我可靠性如何。全文摘录如下:

在中医思维中,凡是稀有或奇怪的物品都具有神奇药效。但无论虎骨、犀角还是虫草被用作中药,都没有真实疗效证据,也没有发现有特定疗效的成分。反而为了得到药补,不仅付出金钱代价,同时也造成物种濒危和生态恶化。

中药虽历来称为本草,但药材来源实际上包括植物、动物和矿物三大类。动物入药在中国历史悠久,早在战国时期《山海经》中就有关于动物药麝、鹿、犀、熊、牛的记载。东汉末年的《神农本草经》记载有65味动物药, 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动物入药已达461味。现代出版的《中国中药资源》附录中记载的药用动物就达1574种, 《中国动物药资源》收载达到2215种,2010年版《中国药典》共收载药材和饮片873味,其中动物药材共计96味,约占11%, 涉及药用动物共计103种。

中药的名称是公然的欺骗

很久以来,中国的药品名称处于混乱和无序的状态。药品名称和商品名称混淆、以名称宣示疗效、同一处方有数十个药品名称的现象比比皆是。为了规范药品名称,国家药监部门制定了颇为详细的药品名称管理法规,即《中国药品通用名称命名原则》。(以下简称《命名原则》)

然而,看似严谨规范的法规却成了中药骗局的保护伞,对中药和化学药品采取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标准。在具体实施方面也是有法不依,对中药骗局的纵容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警惕合法添加西药的中药

很多中药都依据国家药品标准添加了化学药品(西药),这是人们容易忽略的一个事实。最早的中西药联用源于19世纪中期,中医张锡纯曾用石膏阿司匹林汤治疗温病周身壮热证。据称有一定疗效,阿司匹林本来就是公认的良药,无论加到中药还是鸡汤中都具有一定疗效。20世纪60~70年代,为解决缺医少药的问题,全国范围内开展了大搞中草药群众运动。在1985年《药品管理法》颁布以前,各地方医药管理部门独立审批了大量的中药和化学药品组成的复方制剂,由此中药添加西药的奇特产物开始大范围应用于临床治疗。

可怕的有毒中药

现有国家药品标准共收录含朱砂、雄黄的中药440种,其中相当一部分朱砂和雄黄剂量严重超标。

朱砂是以硫化汞为主要成分的天然矿石、也含可溶性汞盐如氯化汞和游离汞,粉末呈红色,有剧毒。朱砂广泛用做染料,最早出现于秦安大地湾彩绘陶器以及河姆渡遗址漆碗,后用于书写(甲骨文、竹木简),彩绘(陶制品)、印染(纺织品)、油漆(漆器),也是古代方士炼制长生丹药的主要原料。

药品注册,是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根据药品注册申请人的申请,依照法定程序,对拟上市销售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质量可控性等进行审查,并决定是否同意其申请的审批过程。(《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第三条)

为保证药品的安全、有效和质量可控,规范药品注册行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07年7月10日起颁布了修订后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并于2007年10月1日起施行。《管理办法》对所有药品的注册审批做出了笼统的一般性规定。

第 1 页,总共 2 页

“科学猫头鹰”汇聚国内外医学健康领域的权威人士,打造平台、去伪存真,为公众提供便捷而准确的健康信息和知识,同时致力于科学精神的传播和普及。“猫头鹰科技”集实业、媒体及出版物的经营于一体,为公众的健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