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11年8月22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先生发表了文章《中药的科学研究丰碑》,文中介绍了屠呦呦和张亭栋(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首创者)的成就,并期望这两位中国学者能得到更广泛的肯定。仅仅过了20天的9月12日,2011年度拉斯克奖的获奖名单揭晓,中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临床医学奖,获奖理由是“因为发现青蒿素——一种用于治疗疟疾的药物,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人的生命。”屠呦呦已经飞往美国接受该奖项。

营养师与蛋白质粉

最近,一位在微博上比较活跃的营养师隆重推荐了雀巢公司生产的怡养蛋白质粉,营养师变身为营销师,这一举动引起了一片哗然。姑且不论这位营养师是不是收了厂家的酬金,仅对保健品的推荐就显示出其科学原则的缺失。

蛋白质是生命的物质基础,人的生命活动依赖于蛋白质,需要不断从食物中补充。所以,蛋白质是人体必需的营养物质。一个正常人每天需要从食物中补充几十克蛋白质,而很多食物都是富含蛋白质的,比如肉类、鸡蛋、奶制品、豆类等。饮食正常的人一般不会缺乏蛋白质,只有贫困人群以及过度节食的人才有可能缺乏。所以,在正常饮食之外补充蛋白质粉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此外,无论是来自食物还是蛋白质粉中蛋白质都不具有生物活性,只能作为机体合成新物质的原料,没有提高免疫力等神奇功效。

从肺结核病看中西医的根本差异

肺结核病曾经是高悬于人类头顶的利剑,是人类长期无法逃避的巨大威胁。在19世纪,结核病被称为“人类死亡之首”,当时每七例死亡中就有一例是结核病。结核病曾经是比天花和霍乱更恐怖的传染病,但也是被人类征服的经典案例,是科学与现代医学的伟大胜利。

人类与肺结核病抗争的历史非常久远,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在公元前就详细记载了肺结核病,确认肺结核是当时最流行的疾病,他同时指出肺结核的传染率和死亡率相当高,提醒医生出诊肺结核病人时要特别小心。至公元200年,古希腊与古罗马医生曾提出了多种针对肺结核病的治疗方案,如转地疗法、开放疗法、营养疗法等。当然,古人对病因和病理几乎一无所知,这些疗法也不可能十分有效。

中药不能防治H7N9禽流感

由于最近发现的H7N9禽流感,国家卫计委、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江苏省卫生厅、甘肃省卫生厅等相继发布建议或方案,其中包含了一些中医药内容。这些医疗管理部门草率发布中药防治禽流感是非常不严谨的,不符合最基本的科学原则,与国际医学界通行的做法大相径庭。面对可能爆发的传染病大流行,应当依据现有的科学依据进行有效的防治。没有依据的方法会干扰正确防治措施的有力实施,同时也会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维生素B1的发现与脚气病

近日,@中医李刘坤在微博上称“中医认为,任何物质均由阴阳两个部分组成,如植物种子的外皮属阳,里面的部分属阴,二者结合,方为一物。若我们长期光吃里面的部分,或光吃外面的部分,就会因营养不全而导致营养偏差,进而使身体的阴阳失调,导致多种疾病的发生。”众多网友指出阴阳理论是荒谬的,并批评李中医用现代医学成果粉饰中医歪理。李中医辩称:“我宣传让多吃点带皮的粮食,不知何罪之有,有的人竟然大加打压,甚至互相串联,集体出动,加以围剿。”面对网友的强烈批评,李中医不敢再提阴阳学说,却将网友批阴阳偷换成打压“多吃带皮粮食”,如此构陷令人不齿。几乎所有的中医在辩论中都循着同样的路径,撒谎、造谣、栽赃、耍赖、扣帽子,可见中医最主要的问题已经不是科学与否的问题,而是道德败坏的问题。

鱼翅消费是愚昧有害的传统文化

2012年7月20日,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以下简称水产协会)主办了一个“鲨鱼可持续利用会议”。会上抛出观点称“拒食鱼翅是一种资源的极大浪费”、“不吃是不对的”。会议还决定撰写《中国鲨鱼产业白皮书》。宣称将“正确应对国际非政府组织的不公平指责,提出科学的、公正的、符合客观实际的鲨鱼产业利用现状及可持续利用建议”。近年来,许多国际组织致力于鲨鱼以及海洋生态系统的保护,中国人也逐渐认识到所谓的鱼翅文化是一种愚昧的传统糟粕,认识到应该对保护资源负起应有的责任。而水产协会透露出来的信息明显倾向于其行业利益,为此不惜颠倒黑白、漫天撒谎,演出了一场丑陋、拙劣的利益闹剧。

在中国,有近400种中西药复方制剂,它们是中药依据国家药品标准添加化学药品,也就是添加西药成分,所制成的中成药。然而,含西药成分的中成药使用过程中多出问题,却没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最早的中西药联用源于19世纪中期,中医张锡纯曾用石膏阿司匹林汤治疗温病周身壮热证,据称有一定疗效。然而,阿司匹林本就是公认的良药,无论加到中药还是鸡汤中都具有一定疗效。20世纪60~70年代,为解决缺医少药的问题,全国范围内开展中草药群众运动。在1985年《药品管理法》颁布以前,各地方医药管理部门独立审批中药和化学药品组成的复方制剂,由此中药添加西药的产物开始大范围应用于临床治疗。

在中医思维中,凡是稀有或奇怪的物品都具有神奇药效。但无论虎骨、犀角还是虫草被用作中药,都没有真实疗效证据,也没有发现有特定疗效的成分。反而为了得到药补,不仅付出金钱代价,同时也造成物种濒危和生态恶化。

中药虽历来称为本草,但药材来源实际上包括植物、动物和矿物三大类。动物入药在中国历史悠久,早在战国时期《山海经》中就有关于动物药麝、鹿、犀、熊、牛的记载。东汉末年的《神农本草经》记载有65味动物药, 明朝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动物入药已达461味。现代出版的《中国中药资源》附录中记载的药用动物就达1574种, 《中国动物药资源》收载达到2215种,2010年版《中国药典》共收载药材和饮片873味,其中动物药材共计96味,约占11%, 涉及药用动物共计103种。

任督二脉,不过是中医的幻觉

经脉根本没有客观存在,因为整个中医理论所推举的“经络”都是不存在的——不管是中国还是国际医学界的研究,都已经证实经络无客观结构,历史上曾轰动一时的朝鲜“凤汉管”也早已被证实为学术造假,任督二脉只是中医一厢情愿的幻觉。

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日前大力鼓吹要“打通任督二脉获得健康”,通督后“气血更加通畅”,并组织47名医务人员学习“真气运行法”。数千年来,经络学说一直是中医理论的核心内容,是构建中医理论体系的基石之一。无论是传统中医理论还是现代中医教材均认为,经络的形态是管道与通路,功能是输送某些气态或液态的物质即气与血,也可能包括某些生命信息。但不管是中国还是国际医学界的研究,都已经证实经络其实并不存在,历史上曾轰动一时的“凤汉管”也早已被证实为学术造假。

第 43 页,总共 102 页

“科学猫头鹰”汇聚国内外医学健康领域的权威人士,打造平台、去伪存真,为公众提供便捷而准确的健康信息和知识,同时致力于科学精神的传播和普及。“猫头鹰科技”集实业、媒体及出版物的经营于一体,为公众的健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